<thead id="el7bu"><sup id="el7bu"><track id="el7bu"></track></sup></thead>
<pre id="el7bu"><ruby id="el7bu"><menu id="el7bu"></menu></ruby></pre>

    <p id="el7bu"></p>

  1. <table id="el7bu"><option id="el7bu"></option></table>

    蘭亭書畫網,蘭亭網,蘭亭書畫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蘭亭資訊 » 文化產業 » 正文

    展 訊 | “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將于9月23日在亞明藝術館開幕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1-10-18  瀏覽次數:114623
    核心提示:  回望守望  指導單位:合肥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單位:亞明藝術館  直播時間:9/23 14:30  在亞明藝術館即將迎來
     
      回望 · 守望
      指導單位:合肥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單位:亞明藝術館
      直播時間:9/23 14:30
       在亞明藝術館即將迎來建館20周年之際,為重拾書藝術的精神傳統,助力安徽藝術事業的發展,銘刻地域文化的集體記憶、文化認同和精神力量,由合肥市文聯指導,亞明藝術館策劃和主辦的“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將于9月23日下午在亞明藝術館啟幕。
      展覽推出的十二位書畫家,數十年專注于書畫的創作和研究,多有入選國家級展覽并獲獎的經歷,堪稱安徽中青年書畫創作的中堅力量。十二位書畫家,生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以個體的作品呈現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本世紀二十年代的藝術思潮、價值觀念,他們筆下的筆墨造型與藝術形象,并非僅僅具有個人化的單純象征性,而是在泛藝術和大文化中構建的一種互相關聯、互為表里的精神意蘊。他們的創作感性而真切,理性而富有藝術感染力,將會有效地放大優秀藝術家及其作品的社會功用,進而增強美育的社會效能,增強藝術家的發展后勁、提升公眾的審美水準。
      “回望·守望”展作為亞明藝術館建館二十周年系列活動的重要部分,是一個倡導書畫兼修、藝道并進,重拾詩意傳統的美術展覽,有效地展示了美術館的學理,以及對當代書畫藝術創作、研究、教育傳播的思考?;谡褂[的《悟園論壇——經典范本與傳統模式》將在展覽啟幕的同日下午舉辦。收錄全部展出作品、藝術家簡歷和相關文獻的《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作品集》將同步推出。
      展覽將展至10月10日。請參觀者自覺遵守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掃碼測溫,錯峰參觀。
      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作品集
      ?
      序一
      從書畫兼修到藝道并進
      作為省城合肥藝術品展示和交流的重要平臺,亞明藝術館新近推出的“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堪稱構思獨到,意蘊豐厚,在為觀眾奉獻審美藝術大餐的同時,也給我們帶來多方面的思考和啟示。
      這次展覽的重要亮點是“書畫比較”?;钴S于當今藝壇的書畫家,雖不乏書畫兼修者,但多半“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許多人常常主攻甚至只攻一項,或以書見長,或以畫名世。“回望·守望”展覽,選擇十二位知名中青年書畫家,不僅陳列擅書者的書法佳作,也展示他們的國畫作品;對于擅畫者也一樣,在展陳他們精彩畫作的同時,又呈示他們的書法創作。這既讓我們了解和領略這批書畫家多方面的修養和才華、特點和優長,也鮮明亮出一種導向和態度,即提倡書畫家繼承中國文人畫傳統,書畫雙修或詩書畫印兼修,全面增強文化素養和藝術修養。
      其實,中國古代書畫及其理論早有“書畫同源”、“書畫兼濟”的深厚傳統。唐代張彥遠的《歷代名畫記》談論書畫起源時說:“書畫同體而未分,象制肇始而猶略。無以傳其意,故有書;無以見其形,故有畫。”元代畫家兼書法家趙孟頫在一幅名畫上曾題詩:“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應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須知書畫本來同。”明代王世貞《藝苑卮言》也以畫竹為例說道:“干如篆,枝如草,葉如真,節如隸”,對書法筆墨入畫作了精彩論述。中國書法作為一種獨特藝術形式,除了注重字形結構之美以外,還講究筆墨變化和整體意態氣韻之美。中國畫與西方繪畫不同,除了注意造型基本功以外,更注重以形寫神,注重筆墨本身獨立的審美價值。這恰恰與書法藝術重視筆墨的要求不謀而合,以至可以說中國畫的許多筆墨技巧正來自于書法創作的積累和靈感,同樣,中國畫重視用筆用墨的探求也對書法創作頗有影響。歷代國畫大家重視線條筆墨質量,與其繼承“以書入畫”傳統緊密相連。而現代書法大師林散之的草書傲步書壇,則與他吸收國畫創作筆墨技巧,講求“以畫入書”效果密切相關。
      這次展覽不僅較為集中地反映安徽一批卓有成就的中青年藝術家的個體創作風采和集體創作狀態,而且從書法與國畫對照比較的視角,也披露了一些有趣的現象和問題。譬如,有的藝術家書法與繪畫創作風格相對接近,較為一致:王金泉的書與畫格調皆瀟灑縱肆,韋斯琴的書與畫風貌皆謹嚴扎實,就是其書畫風格相對統一的明證。而有的藝術家書法與繪畫則呈露不同氣象,風格差距較大。如宰賢文的繪畫與書法,其國畫山水多穩扎穩打步步為營,以細膩準確的筆墨盡顯山石布局的雄奇及層次、勾勒樹木屋宇的結構和風姿,頗具細密、清雅之風貌,但其書法則摒棄相對細密、清雅之風,偏向漢魏雄強氣概,寫得敦厚樸拙,氣勢開張。為什么會如此?是畫家求藝征途上自然形成的本來面貌,還是有意汲取不同藝術元素以轉變和豐富原有創作格調?不論是前者或后者,都是值得探討的有意思的問題。
      “回望·守望”展覽推出的十二位書畫家,多有入選國家級展覽并獲獎的經歷,堪稱安徽中青年書畫創作的中堅扛鼎力量。此次展覽既是他們在書與畫兩個方面孜孜以求最新成果的集體亮相和展示,也反映了他們在藝術山道上辛勤攀援的不同步履和身姿。有的書畫家較早摸索構建起自己的藝術語言和表現方式,并長期堅守自己的藝術路徑而不斷有所豐富、修正和完善。如王永敬頗具抒情意味和蔚然氣象的焦墨黃山、楊和平充盈現代派構成意識的花鳥畫、周建祥追求溫馨人文情調的人物作品等,就是此類路數的代表。有的書畫家如柯大林、趙規劃等,早期踏入藝壇勤奮好學,鉆研某家某派用功較深,出道即以良好基本功和清新面目引起關注,直至多次入展省展、國展和獲獎等等;但藝途漫漫,需要不斷登攀,藝術家不滿足于在古人套路和窠臼里討生活,起而變革創新探索新路,這往往又落入走出和拋棄古雅老屋,步入新屋尚未裝修妥當、難以安頓的境地。從這里,我們可以窺見藝術變革和開拓之艱難,更看到藝術家辛勤求索精神之可貴。
      縱觀當今藝壇,一些中青年書畫家摸爬滾打一些年頭后,似乎不少人由原來尊崇鉆研法度和規矩,轉而認同和推崇傅山“寧拙毋巧,寧丑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真率毋安排”的美學主張,創作時往往不計工拙,不計較小處的瑕疵,而注重以雄放不羈之筆調、率意自然之狀態,表達自己所思所感或曰心中逸氣。不過在藝術上,枯硬并非意味雄強,重澀也并非表示有力,粗野與率性遠非同調,丑拙與精美及典雅相拮抗。如何在整個中國美術史和審美觀念的演進歷程中,看待和把握傅山“四寧四毋”提出的目的、真髓及合理價值,既體現書畫家對藝術認識和理解的深度與廣度,也與書畫家對藝術美的領悟力和天性趣味的不同等,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這次展覽給人印象深刻者,還在于策展人的用心和精心,盡力挖掘和拓展內涵,使展覽具有多重意義。這不僅體現在將藝術家書與畫并舉展覽及對綜合素質的提倡等,還表現在將每位書畫家的簡歷、歷年入展和獲獎情況,以及書畫家自己談藝論道或別人的評論文章等,一并精編呈現于展覽之中。這使展覽在陳列展示精品佳作的同時,還讓人們了解到書畫家的藝術旅程及探索成就,美學觀念及藝術特色等多方面內容。在這個意義上,“回望·守望”可說是一個倡導書畫兼修和藝道并進的展覽,既有較高的藝術水準和觀賞性,又具相當的資料價值和學術性,堪稱是一次藝術性和探索性結合的美術展覽。
      感謝亞明藝術館,讓我對這次展覽有了先睹為快的欣賞和學習機會。匆匆寫下觀賞和隨感就教于方家,向展覽主辦者和入選展覽的書畫家致敬,并祝展覽圓滿成功。
      謹以為序。
      錢念孫
      2021年5月于合肥書香苑
     ?。ㄗ髡呦蛋不帐∩缈圃貉芯繂T、安徽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原主席)
      ?
      序二
      詩意的回歸
      庚子秋,“千古風流人物——蘇軾主題書畫特展”在故宮展出,引發了新一輪的“蘇子熱”。“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蘇軾或曾想到,千載之后的人們,仍在循著那些似偶然又必然的歷史痕跡,“回望”著那掠過天際的飛鴻之影。蘇軾的一生,是感蒼生、惠萬民的一生,其以睿智、哲思,觀照社會事物、自然現象,進而轉化為藝術思維、詩性智慧,創作出一件件熠熠生輝的不朽文章、詩詞和書畫作品??梢哉f,蘇軾其人其文其藝提供給我們認知歷史的窗口,感受書畫藝術與言志緣情以詩立國的中國文藝抒情表現的一脈相承主線,遵循書畫藝術研習的本體規律,漸而尋覓到書畫創作的一條寬闊正道。
      一
      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中,中華文化的形成、演化、定格、發展,始終保持了連續的不間斷性,她孕育出的獨特的理念、智慧、神韻、風采,在中華民族內心深處培育了高度的自信和無比的自豪。先秦時期涌現的一批思想文化巨人:老子、孔子、墨子、孟子、莊子,他們對宇宙、社會、人生等高層次的根本問題,提出了精辟而獨到的見解。觀點的碰撞、思想的交鋒,給人們認知世界、為人處世、解困除厄等以方法、途徑、武器。后世比較獨立的藝術觀點與美學思想或多或少地都是接續諸子思想,作新的延伸。
      先秦時代的藝術創作和審美文化融化在禮樂文化的整體之中,最初是附載了巫術色彩的祭禮,其后是貴族階層的禮儀、禮樂,再發展成為禮俗、禮教、禮法,并漸而演化成禮儀。禮樂文化的高度整合的特點決定了先秦藝術、文化的渾融性。所有關于音樂、舞蹈、詩歌、服飾、建筑等方面的沿習和新的發展,都帶有政治、教育、宗教、地域等因素的背景。
      “朝聞道,夕死可矣”。中國藝術及一整套美學理論的起點和重點是對“道”的哲學反思。器物的外觀、禮儀的程式、色彩的斑斕和諧,都是事物的表象,它們的意義隱藏在它(們)對于人的精神世界的作用之中。葉朗先生指出:“……審美觀照的實質并不是把握物象的形式美,而是把握事物的本體和生命。”儒家的積極入世和道家的出世游物,是中國古代思想文化的兩大關節,造就了中國藝術創作和美學思想風格的分野。二者之間既軒輊立判,更相互補充,成為中華民族面對不同處境優裕從容的完整的審美精神世界。
      二
      重拾書畫藝術的精神傳統,追求藝術主體對萬物的體悟,注重對生命意識的感知和表達,涵養文化內蘊,強化知識的積累和姊妹學科的綜合修養,側重于技法體系的刻苦修煉,以文心表達詩情,進而達到詩意的情境。這是我們對重拾文化傳統,回歸書畫藝術創作和評價體系正軌的“守望”。
      近代以來,仁人志士從未停止對中華文化藝術的分析和思考。新文化運動中關于“漢字拉丁字母化”“中國畫改良”的辯論,一定程度上是知識界和仕階層對“帝制”的徹底反叛、對“自由”的無比向往的集體趨同反應。
      章學誠曾說:“君子之學,貴辟風氣,而不貴趨風氣也。”同時又提醒道:“天下事凡風氣所趨,雖善必有其弊。”以此言觀陳衡恪1921年發表的《文人畫之價值》何其可貴!另一方面,作為改良中國畫的探索者,采用素描手法勾勒人物的任伯年,借鑒東洋繪畫的“嶺南三杰”,潛心中西繪畫技法融合的林風眠,人物高度寫實的徐悲鴻,熟練駕馭西畫肌理感和裝飾效果的劉國松……不斷從跨文化的角度、表現的多元性等方面探求中國畫表達新的可能,同時又為中國畫的發展注入新的元素、新的活力。
      而中國書法,始終是中國本土及近鄰漢字文化圈國家的一次次自我閉環發展、更新。以中國書協成立和全國首屆書法展為標志,自上而下、從全國至基層,集體(群體)和個人的書法展事為書法的普及、推廣、深究,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以“史”的視角對當代書法作觀照,無非是經典體例和經典范式在形式和視覺效果上作一次新的挪用。而強調所謂“觀念之新”“創作手法、工具、環境之新”的各種“現代”書法,荷載不了應有的文化信息、元素,回避了對創作主體的精神意蘊塑造,不可避免地成為或將成為試驗犧牲品,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三
      鑒古可以知今!“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古老的中華文化歷經近現代以來列強的堅船利炮、中國現代化進程的重重考驗,在當下中華民族全面復興的偉大進程中,已開啟了中華傳統文化與中國現代化自相遇以來未曾達到的積極互動和相互支撐的良好局面。
      江淮大地,承東啟西、連南接北。不同區域的文化在此交匯、碰撞、融合、拓展,形成了特色鮮明的兼容并包的地域文化。從“傳承與緬懷——二十世紀安徽中國畫八家作品展”到“名城之韻——本土藝術名家專題系列展”,及至推出“回望·守望——安徽中青年書畫比較展”,就是以大文化的觀念,注意對創作主體“這個人”的綜合評價和發展軌跡的推演,提倡“藝、道雙修”、“德、藝雙馨”,分析安徽地域書畫創作現狀,從“詩書畫印”這一傳統的概念入手,探討書畫兼修的途徑和緣由;以書法、中國畫比較的視角,展現安徽中青年藝術家的個體創作現狀和集體創作生態,牢固樹立“文化自信”里“地域文化自信”;以批評的方式,細致、有的放矢式地梳理藝術家創作脈絡、創作現狀的利與弊,真正發揮出藝術批評在藝術家成長和作品創作過程中的不可替代作用;以美術博物館的學理方式,建立一整套包括策劃、遴選藝術家和作品、個案研究、公共教育和推廣、收藏等全工作流程的亞明藝術館藝術語言表達、敘述邏輯。
      四
      策劃“回望·守望”展并推出相關學術活動,并不僅僅反映了我們的一種思考問題、解決問題、指出問題的觀念,事實上是以一種積極、樂觀的心態,銘刻地域文化的集體記憶、文化認同和精神力量。
      十二位書畫家,生于二十世紀五零年代至七零年代,以一個藝術集群的方式,富有差異性地以個體的作品呈現二十世紀五零年代至本世紀二零年代的藝術思潮、價值觀念,以及個人的教育背景、家學淵源、知識結構、成長路徑、審美取向和風格訴求。他們筆下的筆墨造型與藝術形象,并非僅僅具有個人化的單純象征性,而是在泛藝術和大文化中構建的一種互相關聯、互為表里的精神意蘊。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在莊子的哲學中,“美”被闡釋為宇宙萬物的基本屬性。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中,“美”已逐步泛化到人們日常物質、精神生活的各個層域,一切事物與一切認知方式對應某種程度的美學觀照。在傳統藝術門類里,書法由于與日常的文字書寫、信息記載、情感表達密不可分,文字又應用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使得接受教育的眾多社會成員都參與書法藝術的普及、傳播與創造。參展的十二位藝術家,以自己的書法學習和藝術創作,反映書法與日常的血緣聯系。篆隸楷和行草的互為參照、滋養,動與靜的結合、小與大的互補、巧與拙的運用,文辭與書法、形式、工具的對接,映射出書法藝術的隨意(隨機)性、多樣(多變)性的開放系統格局。在當下,書法藝術除了實用的空間變窄之外,仍然保持著知識分子精神活動的全部要素。注意“字外功夫”——學識、人格的修養,并不是簡單迎合書法藝術強大的文化泛化,傳統書法鑒賞、品評、藏玩的歷史特性,而是強調通過書法的磨練來修煉自我的身心,回歸到關注自我更關注公眾、社會和自然的狀態。“學書須要胸中有道義,又廣以圣哲之學,書乃可貴。若其靈府無程,政使筆墨不減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黃庭堅所持見解,在當今仍具有十分突出的現實意義。
      以中國畫的角度看書法的“繪畫性拓展”和“新的可能生成”,有三個方面較為明晰:其一是水的應用;其二是把書法視為空間的視覺藝術,從單字到字與字的關系;其三是書壁、書障等古已有之的創造行為的新拓展。
      作為筆墨語言表達的中國畫藝術,如果以戰國《龍鳳人物圖》《御龍圖》作為成熟標志的話,那么盛于唐而極于宋,歷元明清至當代而不衰的“文人畫”(士夫畫)“寫意畫”,充分顯示出中國畫對書法的依賴性。“只一‘寫’字盡之”,在本次活動書法家和重視書法研習中國畫家的筆下,畫面散發著濃郁的人文底蘊。書寫而富有情感表現的筆性,由墨而彩、色墨不礙的靈活取舍運用,嚴謹而暢快地記錄現實和歷史,細膩而豐富地觀照生物,優游而暢快地“寫”就萬態河山。書法與中國畫的關系幾乎成為筆墨獨立表現的同義語詞。
      書法對中國畫的介入和影響,使得自顧愷之提出的“傳神寫照”“以形寫神”的人物繪畫美學傳統,逐漸波及到唐宋以后的山水畫、花鳥畫。“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蘇東坡的振臂一呼,使書法與繪畫的交流,成為完全的可能和必然的歸宿。
      林木先生曾論述到:“書法藝術終于以其幽深美妙的抽象表現性,以其純凈精粹的審美境界把繪畫從對自然的執迷中拉回到情感與精神的世界——真正的藝術世界。過去那種橫亙于書法抽象表現性與繪畫筆墨的抒情性間的鴻溝已被完全打破……”十二位藝術家的繪畫作品整體表現出了如下特點:一是筆墨與造型(現實)的相對分離;二是筆墨獨立的抒情表意功能被藝術家自覺而創作性地運用。
      五
      書法的文化屬性規束著藝術泛舟不能偏離正確航向,單純追求裝飾美的效果,甚而在西方藝術觀念的影響和誘惑下作“妖魔式”的“行為”創新和“工具”創新,都不過是轉瞬即逝的浪花。書法的線條表述,水墨運用,格調要求,支撐著中國畫以“特立獨行”的方式屹立世界繪畫之林。
      中國書法有重法、重意的傳統,中國畫有寫實、寫意的傳統,一如中國詩歌自《詩經》開啟的現實主義傳統和《離騷》開啟的浪漫主義傳統。“詩言志”,書寫心、畫達意。書法、中國畫與詩歌一樣,在數千載的時空演變中,都浸入中華民族的靈魂和基因中。
      以十二位藝術家的作品作書法與中國畫的比較和觀照,就是再次啟動我們悠久的、未曾中斷的,不斷以一種吐故納新姿態接納和融合異域文化的民族文化新旅程,以跨學科研究的方式,推動藝術家在書學、畫學與文學、哲學、歷史學、社會學之間進行跨文化與跨學科、跨語言與跨民族的思考與探究,重拾“人本”而“關注自然”的人文主義思想,覓求我們對詩思、詩感、詩化的詩意精神家園。
      王先霈先生曾說:“詩的高境界、文學藝術的高境界和哲學的高境界是彼此重疊、彼此融合的,人生的高度是詩與哲學的結合。”曹丕的《典論·論文》,劉勰的《文心雕龍》都是關于“詩”學的經典之作,其中關于詩的創作、分類、賞評等都極大地影響了書畫的創作和書學、畫學的發展。詩的體物與神思、抒情與詩情,言外之意和意境營造,總能與書法的線形、線質和線構,中國畫的意象和氣韻,產生某種程度的關聯,具體如:書法與詩的音樂感、書寫文辭與書體風格的契合;“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六朝山水田園詩的興起及至明清時期題畫詩的興盛。
      “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怨……”重拾詩與書畫渾融發展的傳統,就是以敬畏之心,重新梳理、疏通、加強——書法、中國畫與傳統人文的關系。不遠的歷史與當下的實際,一次次用滑稽、可笑甚至可悲的事例,陳述了無視、割裂、拋棄傳統的慘痛教訓。
      六
      十二位作者無一例外地以富有差異性的書畫作品闡釋自己對詩意的理解和表達,作品蘊含了他們的藝術情思,達到了或基本達到了“風格即人”的境界。
      作為本次展覽的策展人,十二位作者的藝術現狀是我所“關注”的重點,他們的工作、生活也是我極愿意去“了解”的。這種由“關注”而“了解”的“愛屋及烏”,是不是也可以朝他們的知音的方向上繼續呢?
      詩的精粹在文本的字、詞、句以外,能夠用藝術理論邏輯語言解說的,并不是詩意的全部之所在,“詩意”更要靠欣賞者和接受者用“詩心”去領會那非語詞的甚至繞圈兜圈子的境界。詩如此,絕妙的書法、中國畫亦此如此。
      書畫的欣賞者和接受者可粗分為三個類型:社會公眾、書畫家、書畫藝術的研究者和批評家,后兩種類型的欣賞者和接受者的界線的模糊、身份的兼有,會使同一件書畫作品的欣賞、批評得到不同角度的解讀。書畫藝術創作、欣賞和批評,在作品的詩性與非詩性,作品思想與藝術的精粗、雅俗、文野、高低和深淺等方面有高度的統一性。藝術創作需要精細的辨別力,藝術欣賞和批評需要寬泛的接受力、容納力和解析力。“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文心雕龍·知音》一句詩式的表述串起了創作過程與批評過程的關聯。
      十二位藝術家及其創作現狀及水平已有了專家學者對他們作得深度把脈和肯定,感性而真切的用辭、理性而透徹的辨析,將會有效地放大優秀藝術家及其作品的社會功用,漸而增強美育的社會效能,使得增強藝術家的發展后勁、提升公眾的審美水準,找到一種有效的途徑。那種把藝術批評變成削足適履、穿鑿附會、隔靴搔癢式的喃喃自語或文字堆砌、無底線的贊美謳歌和無原則的人身攻擊,已喪失了藝術創作和批評的基本要素,背離了藝術創作和批評的根本方向。文藝批評作為一項特殊的學術研究工作,就是用客觀的眼光追尋、發現客觀的藝術美的存在和缺陷,就是追求符合藝術發展規律、塑造藝術主體形象的主觀性和個體化認識。因此,有創作背景和實踐積淀的批評家所撰寫的評論文章,會在針對性和實效性方面凸顯突出的價值。
      “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朱弦慢促相思調,不是知音不與談”,十二位藝術家以墨與彩、線與面奏響安徽書畫的華美篇章,他們期待著社會各方面對他們的了解,去品味他們的藝術作品,體悟蘊藏在畫面中的味外之味、韻外之致。
      “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于君指上聽?”正是因為有了高揚主體精神的“人”的介入,“指”與“琴”才合奏出“琴聲”。“美術館”與“書畫家”“批評家”的再次合奏,又將“守望”一曲何其美妙而悠遠的“琴聲”!
      我們并肩而行!時間會記住我們的這番思考和努力!
      何昊
      2021年5月
     ?。ㄗ髡呦祦喢魉囆g館館長)
      回望·守望
     ?。ㄒ孕帐瞎P畫排序)
      王金泉
      安徽省書協副主席
      阜陽市書協主席
      陶淵明《歸園田居》四首 122×246cm 2020年
      皖山秋眺 191×271cm 2020年
      謝宣城集舊刻洪伋跋 68×250cm 2020年
      韋斯琴
      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
      安徽省書協副主席
      李白《將進酒》 120×245cm 2017年
      菊花 50×240cm 2020年
      手札 12×32cm×2 2020年
      何 昊
      亞明藝術館館長
      安徽省書法家協會楷書專委會秘書長
      李白《過崔八丈水亭》 45.5×70cm  2019年
      釣萬頃煙波 35×103cm 2020年
      弦管林亭聯 23.5×137cm×2 2019年
      季 永
      安徽省書協副主席
      蚌埠市書協主席
      袁枚《隨園詩話》選 40×60cm 2020年
      雪竹圖 40×136cm 2018年
      自作《憶鮑黎健先生》 30×30cm×4 2020年
      柯大林
      民建安徽省畫院院長
      合肥市書協原主席
      蘇軾《答仲屯田次韻》 68×137cm 2020年
      秋實圖 68×137cm 2020年
      蘇軾《和孔密州東欄梨花》 68×137cm 2019年
      宰賢文
      安徽省設計藝術家協會主席
      安徽省美協主席團成員
      臨金文 34×136cm 2020年
      千年古松 57×138cm 2019年
      萬花群鳥聯 17×100cm×2 2020年
      王永敬
      安徽省文化館美術攝影部主任
      安徽省美術理論研究會副會長
      低頭自寫松山角 48×130cm 2020年
      自作《題花鳥畫三則》 36×180cm 2020年
      練畫書心慰 68×136cm 2020年
      楊和平
      安徽省書畫院特聘畫家
      江蘇省書畫院特聘畫家
      品古圖 54×235cm 2020年
      李清照《醉花陰》 54×235cm 2020年
      醉里挑燈看花 54×235cm 2020年
      張 松
      安徽省美協名譽主席
      安徽省中國畫學會主席
      亂云交翠壁 細雨濕青林 69×138cm 2020年
      司馬遷《報任少卿書》選 69×138cm 2017年
      無題之一 49×60cm 1992年
      張此潛
      安徽省美協理事
      淮北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一生辜負看花心 34×136cm 2020年
      陸龜蒙《重憶白菊》 34×136cm 2020年
      山深秋老 68×138cm 2017年
      周建祥
      合肥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合肥市書畫院專職畫家
      春暖花就開•2020下沉抗疫記 79×200cm×3 2020年
      蘇軾《新城道中》其二 25.5×92cm 2020年
      丹心自向陽 35×138cm 2020年
      趙規劃
      安徽省中國畫學會創會副主席
      安徽省書畫院特聘畫師
      添得一重山外山 96×180cm 2020年
      王冕《墨梅圖》 45×138cm 2020年
      萬類霜天競自由 96×180cm 2020年
      終 審   / 何 昊
      責任編輯/ 聶文娟
      編 輯   / 陸 旻 張婧嫻
      編 務   / 張潔如 孫文華
      | 注意事項 |
      觀眾在場館入口處出示“安康碼”、身份證
      經測溫、登記后方能入內參觀
      請廣大觀眾參觀時戴好口罩
      保持1.5米以上的安全距離
      避免人員聚集 文明觀展
      | 交通信息 |
      亞明藝術館
      合肥市包河區包公園東側
      公交:
      蕪湖路站:乘坐公交106路、137路、145路、226路、235路、902路、b5路至蕪湖路站下,步行230米可到達。
      九獅苑站:乘坐公交106路、130路、132路、137路、235路、302路、902路至九獅苑站下車,步行235米可到達。
      地鐵:
      地鐵1號線至包公園站,D出口向北步行315米可到達。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亚洲 欧美 国产 小说 图片_日韩亚州国产操逼片_亚洲 欧美 天堂 综合_亚洲欧美图片综合
    <thead id="el7bu"><sup id="el7bu"><track id="el7bu"></track></sup></thead>
    <pre id="el7bu"><ruby id="el7bu"><menu id="el7bu"></menu></ruby></pre>

      <p id="el7bu"></p>

    1. <table id="el7bu"><option id="el7bu"></optio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