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el7bu"><sup id="el7bu"><track id="el7bu"></track></sup></thead>
<pre id="el7bu"><ruby id="el7bu"><menu id="el7bu"></menu></ruby></pre>

    <p id="el7bu"></p>

  1. <table id="el7bu"><option id="el7bu"></option></table>

    蘭亭書畫網,蘭亭網,蘭亭書畫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新銳 » 其他 » 正文

    你剩下的也許只有感覺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4-09-22  瀏覽次數:3311
    核心提示:  畫畫這個事對于我來說從根上講純粹就是撿來的事。我不定干什么呢,結果就畫畫了,而且自己還喜歡。因為學校是放棄你的,家長
      畫這個事對于我來說從根上講純粹就是撿來的事。我不定干什么呢,結果就畫畫了,而且自己還喜歡。因為學校是放棄你的,家長對你也不自信。我覺得家長都有武斷的一面,有的家長特別好,很民主,讓孩子自己發展,或者給你很大的引導。每個家庭可能都有很奇怪的一面,和別人家庭不同的一面,它會給孩子的心理上帶來一個直接的影響。但家長他們不在乎他們活得很自然。他們覺得給你吃給你穿,給你上學的錢,冬天不會讓你凍著,夏天不會讓你熱著,就沒問題了。但是實際上這里面問題特別多。我爸爸是從農村出來的,當兵嘛,在家里老大也不太好好干活,他就是被打出來的,就對他造成一種慣性,他要打孩子。我經常因為學習上不太對他的路子而挨打,經常的小時侯。每一次他打你都覺得是應該的,而且在這整個過程中,對他來說都是一種享受,補償他自己挨打的那種感覺。當時我覺得他很愉快,打你的時候準備特別充分,你又不能離開那個屋子,得等著,醞釀到極限時候,他覺得火候夠了,就開始打。有的時候也偶發,就是逮住了在院子里一頓踢,他挺爽,一看表還有個會,走了。后來我就逃學,我爸就捉。一個軍屬大院,我爸那時三十幾歲,根本跑不過他。你就緊搗,幾步他就過來了,一拎脖子一腳就踹過來,那時侯特別小,一年級。第二年夏天,有一天跟一幫小朋友玩,突然就跑不動了,腹部特別疼,就到縣醫院去檢查,有一腫塊。后來又到長春一個部隊醫院,醫生說可能長了個東西,要做手術。做手術頭一天要做一個穿刺,取里面的液體。來了七八個醫生把我摁在床上,拿一大針頭,做一個穿刺,一化驗說沒事,是個瘀腫。那醫生我印象特別深,一軍醫,灰白頭發那種感覺特別慈祥,就過來跟我爸說:你是不是打他了?你是不是老打你小孩?我爸就不好意思,就樂,他在外人面前特別弱。我看我爸那表情,他在說謊。我覺得我特委屈,就在那兒哭。不用做手術,吃點化瘀的藥就行了,開了很多藥。第二天我爸就帶我去了一個餃子館,機器壓的餃子,和扎啤,那是第一次,74年。我爸要喝,要了兩扎,我說我喝不了,他說少喝點,倒碗里,喝了幾口,吃那餃子,覺得特別好,覺得我爸對我挺好。我小時侯經歷了很多這種疼痛的感覺。
      
      家里是我哥先畫的,我覺得他是一個很自覺的藝術家。他喜歡這個,早期的命運也比較好,因為我媽支持他。我們小時侯他們夫妻倆有一種分工,我媽管我哥,我爸管我,說不清楚的一種分工。我媽很寬容,對我哥只要學習好干什么都行,喜歡無線電呀,喜歡畫畫都行。但我小時侯是什么愛好都沒有,就是想玩,不想在家呆著,就想出去玩。不喜歡幼兒園,不喜歡學校,所有被管的地方都不喜歡。也不是憤青,小時侯屬于那種很內向的孩子,很懦弱。家里面那種教育給你造成一種奇怪的影響,心里很壓抑。我爸管我,他覺得有權支配我。上學的第一天我就覺得我沒法進入那學校。所有的男孩都背軍挎,給我買了一個花書包,還是那種兩個帶子拎著的,白底黑花的。書一放進去是軟的,不像軍挎那么有型,那樣斜挎著就去了。然后給我剃了一個鍋蓋頭,我自己不知道。我爸說了:你頭發長了明天要上學,今天給你剃頭。我最討厭剃頭了,后來就一直希望留一長頭發。把我摁到過道里,直接一圈兒,可能現在看挺時髦的。整個一圈是光的,上面頂一蓋兒,還是一大蓋兒。一照鏡子我就哭了,怕挨打,算了,別哭了。第二天頂著那個就上學去了,一進班人家一看這孩子真慘,整個一滑稽。我媽也不滿意,我爸就堅持:就這樣,挺好。
      
      有天和鄰居孩子打架,把人給打了。那時侯我們家已經從東北到了太原。我爸那時侯已經有病了,但還天天上班,特硬朗,有條腿不行了。我還在上初二,肯定不敢反抗家長,打你白打。我哥已經上大學了。那天家長帶著孩子告到家里來了。我爸就習慣性地把小屋門關上了,從后門抽出一根搟面杖。我一看要搞事。因為屋很小,有一寫字臺,里面有兩張單人床拼起來的雙人床。我就往里躲,穿著鞋,又不能踩著床。當時心態很復雜,我媽愛干凈,我爸又要打我,沒地方跑了,只能往床上躲。躲在床上兩腳支起來,搞一造型準備招架。我要是搞雕塑,我就搞一造型,叫“挨打”。那種李連杰飛腿,等著。我爸就先樂了。他憤怒就憤怒在這兒,覺得我太老練了,太有經驗了。腿支好以后,我爸就急了,過來以后就“你媽的……”。怎么打也打不中要害,腿在踹嘛。他打的時候還摁著打,不是一下一下打,打空當,有一種技巧在里面,總之得夠到一個要害。我一看這不是長久之計,一個翻身,床單也踩了,直接站起來就跑了。我爸回身很牛×的一下子直接打到膝蓋上,一頭就栽下來了,趴在地上,后背還繼續挨著打。我媽在那邊也聽見了,過來就說完了完了,你這不打斷了嗎?打可以,我媽同意打,打斷了我媽就急了,把搟面杖往下揪。我爸說你別管,那種山西土話。我就抱著腿使勁叫喚。這會兒我一個哥們兒來了,特別好一哥們兒,叫小光子,現在已經死了,吸毒死了。那會兒玩得特別好。他來了就說叔叔別打了,問我怎么了。我就說腿完了,肯定斷了。他就背我去了分局廠醫院,照了一片子,臏骨打裂了。就上不了學了,沒法走路了,開了藥在家呆著。呆著干嘛呢?平時爸爸老逼著我學習,這回說打的特別重就沒逼著我學習。我就翻電影畫報,那時侯已經有《大眾電影》雜志了。我記得是《爆炸》呀還是羅馬尼亞一電影女明星放的挺大的,挺漂亮的,黑白的。我就拿我哥剩下的炭筆和紙畫那個女明星。就覺得畫的挺像的,我覺得是宿命的一種真實吧,確實安排你在那個點做那件事情,我現在回憶起來就是這樣的。后來又把我哥剩下的一塊三合板拿來了,學他那種感覺。記得中學課本上有一課《老人與?!?,我就把那個魚網和罐子刻出來了,又畫了一張。這時候我媽就進來了,哦,你也喜歡畫,學學你哥吧,你都這么大上初中了,將來你要干什么,接你爸爸班嗎?我也沒說話。我媽就過去跟我爸說:小永呀也喜歡畫畫,你以后別打他了,好好培養培養他,看他能干點什么,反正學習也不太好,學習不好能畫畫也行,考個中專也行,只要不出去惹事就行。后來我就真的開始畫了。翻我哥剩下來的書,把那些翻出來畫,就真的不出去了。以前天天想盡辦法出去玩,不愿在家呆著。我們家住一樓,廁所窗戶這么大,小方窗。每一次出去玩都從那兒逃跑,因為開大門的話我爸會聽見,但你說你去上廁所,就沒問題。每一次逃跑都是從廁所跑。家里不知道你跑哪去了,也不知道你怎么跑的,沒聽見動靜就跑了。這種經歷過來了,我覺得跟家長對你的要求有關系,所以現在我有了孩子以后,我就盡量不壓抑他。我覺得是壓抑的結果,是家長給你造成一個壓抑的環境。他是跟普通中國家庭一樣的,他希望你好,但他使用的方式是一種很主觀的方式。我看我爸那種感覺,他早期讀私塾,考了縣里面的中學,他小時侯就是被老師打出來的。上了高中以后我奶奶給他定了一個親,高中就可以結婚了,那是剛解放的時候。他是這么過來的。我奶奶特別不喜歡我爸,他屬于那種也是被壓抑出來的。他人很喜歡讀書,我奶奶老說你爸爸學習好,其實這在農村是最被看不上的。天天抱著書看,不干活,也不會干活。他是從那種家庭出來的,被壓抑、被打出來的,后來就開始打我。
      
      考學的時候當時是先考中央美院,特別想上。后來浙美這邊的準考證也寄過來了,要求到杭州去考。從來沒出過那么遠門,家里面湊的錢。當時山西只有兩個他們的準考證,我哥們兒那兒有一張,我們倆一塊兒來的。我考完中央美院以后,中央美院每年要招附中的人,外面的學生除非你基本功特別過硬的才能進去,全是內定好的,剩下的名額就沒幾個了。后來去浙美以后,變了一種方式,現代畫,勾線的伏爾泰,我印象特別深。學生那個高考指南上考生作業里有一張一個線的側面,那就是我畫的。當時浙美考的成績不錯,中央美院沒考上,反差特別大。
      
      我認為一個好的藝術家,當時想之所以好是因為注意了別人沒注意的問題,而不是說你有多大的本事。你就是因為注意了別人不注意的東西,這個是我那時有的感覺。因為我們在浙江美院當時大家的注意力就一種,來大學就是要把我們的功夫練好,很多人都是這種想法?;蛘呶覀円毢没竟?,我們的天地是畢業以后的事。我不是,因為我哥告訴我,開始就要進入一個創作狀態,不要把它完全當作一個過程,那樣是不對的。你要畫每個東西都要當一個東西去畫,這當時很多同學沒有。
      
      2
      
      剛一來工藝美校工作,我操,不對呀,后面全是菜地呀,跟你印象的北京是兩個概念。實際上剛來北京是不安,后來由不安轉成煩躁。這是什么地方?郊區呀!馬車,騾子車,農民,三輪車,馬拉的屎……這哪是北京呀?特絕望?;竟べY80元錢,加上上課,100多一點吧,很少的錢。當時借了2000元,覺得是很大的一個債了。一張畫也沒賣,過了差不多半個月吧,接到老栗一封信。我現在還記得那封信的內容,特別短。“宋永紅你好,看了你們兩人的畫展,很激動,尤其是你的畫。你會越畫越好的,多多努力。”我操,這他媽是老栗寫的信呀。我說這是老栗寫的呀,旁邊好多同事就說,老栗是誰呀?我說“老栗……不知道”。當時是在一個老師那兒,有一個黑白電視,大家都在那兒看《渴望》呢。拿到那封信,我特激動??赐辍犊释坊厝ビ纸又?,真是那種特別激動的感覺。
      
      后來因為有一點錢嘛,你要做工作室的話,你就沒有機會買房子,買了房子就沒有工作室。就這么多錢,怎么弄?那我第一反應就是肯定要弄工作室。老婆就不干了,人家跟你圖什么呢?彩電也有了,家也有了,在家里呆著,小空間怎么弄,這很具體的。我就覺得挺矛盾的,也沒法解決,很多畫也賣得不好。如果錢很多的話,也就不是問題。至少你解決空間的話很容易,但是很多原因就積在那兒你弄不出來了。而且畫畫非常非常覺得沒勁,我操。不是說你不想畫,你不知道畫什么。我操,畫什么雞毛呀,完全是亂套的。然后每天我那兒還有一些冊子,這個展覽,那個展覽,通過各種途徑吧,別人還會打電話,讓你去看展覽,然后給你冊子。別人來看你呀,帶冊子,很多東西跟你所看到的是不同的。就你在畫,就你畫的刁毛東西別人都知道。就說一打電話說:永紅,找你,去你那兒玩,怎么樣?電話一放就知道你在干嘛,太清楚你的東西了。你也知道對方是這種感覺來的,特別清楚這種感覺,又特別無奈吧。我哥也來一塊討論這些東西,他談不清楚。
      
      我來花家地呢,首先一點,你也知道我當時在國內的狀態。我剛從美校出來,然后老婆生孩子,我心情特別不好。所以當時我從美院出來以后,種種原因,我就他媽的,我太不適應這個社會了。這種性格也是從小養成的,其實不是所有的人都適應社會的?,F在才知道,每個人都需要有一種方式切入它。你在一個環境里面,你首先要找到一個方式切入。我本來不是理性做事的人,所以混亂經常伴隨我,混亂時間的長短要看你的運氣。如果偶然的一個機會你碰開了這個鎖,那你就開始調理了,調理才開始工作?;蛘吲鲆娨粋€人、一個事。但我到鼓樓那兒的時候,就跟整個環境都脫離了,你跟誰都……。
      
      我是喜歡扎堆兒,我不騙你,我特別喜歡熱鬧。就我這種性格來講,一個人呆時間長了就死定了。我喜歡熱鬧的方法還是喜歡和大家住在一起,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但是這么多年在北京,一直找不到這種機會,你擺脫不了。當了七年的老師,那些分配過來的老師,你不跟他們住在一塊兒也得住在一起,大家的想法完全不一樣。雖然也能彌補緩沖一下那種想要群居的感覺,但是不是那些你最需要的朋友。所以這次花家地這兒,有這樣一幫人,很多年的想法,大家想法一樣的。有一種愿望,在一起既可以玩也可以說藝術?,F在好多人都不再談藝術,只談經營,談怎么經營或經營的方式。有一個哥們兒談到現在的現狀有一個比喻,就像鴨子游泳,上面不動,下面亂動?,F在就是這樣,底下操作,上面看那鴨子很安詳,沒什么表情,但底下的腳緊搗。
      
      昨天跟老栗說到一點,我是在畫和我自己有關系的一個東西。你像劉煒、毛焰那是屬于手感一流的畫家,他們屬于典型的那種很有才氣的。但我覺得他們不太管是不是和自己生存有太大關系,我是說現在,以前不這樣。從前我看過劉煒的作品,他畫他父親,他畫電視、戲劇,他畫鳥,畫那種孩子、那種山,他有一種和自己生活有關系的東西,或者和(生活)背景有關系的東西。后來畫的肖像就是一種純粹語言的感覺,那種稀巴爛、稀湯逛水的感覺。我覺得他的興趣在于畫面本身的那種東西,不太管背景怎么樣,就管把一張畫畫好,也許是我的一種理解吧。畫一個肖像,就傳達這個肖像的情緒。當然我也不太直接去聯系、翻版我的這個生存的現實,但我覺得我是有感而發的,和我生存的這種感覺是相聯系的。
      
      我喜歡的畫家挺多的,包括懷斯,包括達利,我很早就喜歡具象的東西,對抽象的東西沒感覺。不是說不喜歡,我感覺不到那種抽象手法的東西。我可以看到抽象的好畫,可以看表現主義那種感覺,那種特別牛×感覺。但是同時你覺得你不是一個欣賞者,你要做。你要做一種有知覺的東西,我喜歡有形的東西,喜歡表述清楚的感覺。那種清楚不是為了敘述,而是傳達一種感覺。因為我們每天一醒來看到的是形象,而不是沒形象的東西,我相信這種直覺的東西能讓你激動。
      
      畫在背后流的水,凝固了,所以我才這么畫。不是大衛·霍克尼,也不是古代的洗澡,所以我畫這樣凝固的水。同時我也覺得一個人成畫的過程是一個綜合的。老栗也談過所謂“原創性”,很多人就是苦惱、苦惱,苦惱在一種原創性。你要找到一種原創性,好像別人都沒做過,是我第一個做,徹徹底底、干干凈凈,所有所有東西都是我第一個來弄的一個原創性。很多時候拋開原創性,然后我們找一個感覺的時候就容易了。我們可以使用任何一種語言,只要有感覺,它就存在。因為我們不是開天辟地呀,而是永遠的機會,永遠呀。但是我們是有感覺的,我們找到我們的感覺就容易了。如果你要找原創性那就歪了,屁!什么原創呀,人身上下沒有原創的。你父母生了你,你身上的衣服,你住的房子,你他媽的學習的東西全是原來的,但你唯一剩下的就是你的感覺。后來我就一下覺得,你這種感覺是無標準的,你的“主觀性”是主要的,指導你。所謂你的“主觀性”就差不多是瞎整的東西出來,你怎么樣把它弄出來都是對的。你的“主觀性”就是你定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你怎么畫它,它就是什么,那就對了。而不是還有什么標準,沒有標準,一下就自由了,這個特別重要。我有,我從來就有。我二年級、我考學一瞬間的那種感覺,然后包括整個過程,我覺得我有。只是在這個過程里面丟掉了,我懷疑了,我偏離了。我找一種別人認為這個東西是什么東西的時候,我偏離掉了。我覺得一下就解開了自己,所以讓我興奮,所以我覺得是個宣泄的過程。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亚洲 欧美 国产 小说 图片_日韩亚州国产操逼片_亚洲 欧美 天堂 综合_亚洲欧美图片综合
    <thead id="el7bu"><sup id="el7bu"><track id="el7bu"></track></sup></thead>
    <pre id="el7bu"><ruby id="el7bu"><menu id="el7bu"></menu></ruby></pre>

      <p id="el7bu"></p>

    1. <table id="el7bu"><option id="el7bu"></option></table>